喜欢马蒂斯和为什么鸭子不能聊艺术

因为他人有趣,他的画作看不厌。他把色彩用得极其狂野,画作呈现并不纷繁杂乱而是很美(换做是我,临摹出的肯定是一个字“乱”,哈哈哈哈),这种美给人的感觉很原始、自然。我理解的就像是剥玉米,用一种随意而非细致的方式剥,把有序整洁的外壳剥去只留带须的原始的样子。野兽派真的形容很dei劲!

我们凭什么不能聊艺术?凭自卑呗(wait…啊呸,当然不是…)。见过最牛的回答是贡布里希的 “没有艺术,只有艺术家”,当然他这句话不是在回答这个问题,但他的观点真的很赞。因为艺术只是艺术家眼中的世界(大脑高潮的产物)。“立志于让人人成为马爸爸”的艺术翻译界杠把子意公子(原话是 “在艺术作品面前,你和马云是平等的”),为了让大家放飞自我不畏惧艺术,举了书法史上三个放飞自我的boss的栗子,引用如下:

首先向我们扑面而来的是天下第三行书。苏东坡的《寒食帖》,那是苏东坡人生最黑暗的一段时光,下监狱,差点被处死,然后一路被流放到了黄州。在一个寒食节,他四十七八岁了,颤颤巍巍地从床上坐起来,又饿又冷还生着病,写下了这首《寒食帖》。这是一篇草稿,写错了之后就直接点掉,也不管它。

然后我们再来看一下第二幅字,天下第二行书,颜真卿的《祭侄文稿》。我们觉得不对呀,我们小时候临摹的颜真卿,那字从来都是方方正正的。其实那是颜真卿在他人生当中非常惨痛的时候写下的。那时候,他最亲的侄儿被叛军杀死了,死后一年,别人才找到了他侄子的头骨。颜真卿就是在这样一个巨大悲痛的情绪底下,写出来了《祭侄文稿》。他的情感更加激烈,所以他那些所有的错别字,圈掉抹掉。

然后我们再来看天下第一行书。这是一个男人在酒后微醺的状态,完全放开自我的情况下写的,这个男人叫王羲之。他酒醒了以后,想誊写一份正式的,怎么写都没有当初的那个好。于是这份行书也就成了天下第一行书——《兰亭集序》。

所以你会发现,天下三大行书,居然全部都是草稿。这三个大Boss,在他们最放飞自我的状态里面完成的作品,居然也就成了他们人生中甚至是书法史上,最高的成就。

不管她是不是在夸张炒作,但她说的话还真的很有趣。

为什么是鸭子?源自于今天看到的一个科研人形容自己的视频,不是能在深海活动自如又抗压的鱼儿,是只能在水面划水的鸭子,能被导师画的大饼卷走的鸭子。我想大多数没有理想的普通人就是他说的鸭子吧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